有錢不買房,小夫妻花400萬帶孩子環遊世界,5年後他們怎麼樣了?

2017年,一條報導了老極和小豬一家,他們在兒子辛巴出生後,

不買房、不報學前班,花了90萬(約400萬新台幣),帶著孩子環遊世界。

▲老極一家三口足跡遍布全世界

辛巴3歲時,途經12國去北極看北極熊,5歲時,縱穿南美洲,成為到南極年紀最小的.中.國.人,他們的環球旅行故事打動了不少人。

超過100萬人給報導點讚,有人贊同他們「看過世界,才有世界觀」的育兒觀,也有人質疑,這樣的「教育」能留下什麼?

這5年間,他們過著怎樣的生活?辛巴有怎樣的成長?

體制內學校的生活,他適應嗎?老極和小豬如何告別焦慮式養孩子?

我們對老極進行了回訪。

自述:老極

 ▲老極一家在玻利維亞的天空之鏡

我是徐承華,一名導演和旅行者。

我們的故事惹火了很多人,大家去轉發說:「這個爸爸不是拉仇恨嗎?」但它確實是一個真實的、正在發生的旅行與教育的故事。

▲在北極體驗桑拿浴

▲在南極看到飛碟雲

▲老極一家騎行12國,去北極的路上

▲在北極騎雪橇

▲玩繩索過大峽谷

▲在亞馬遜釣惡魔食人魚

 ▲在加拉帕戈斯群島大吃龍蝦

▲在厄瓜多爾蕩世界上最高的鞦韆

一路上,辛巴嘗試了很多課本中沒有的東西:在土耳其、緬甸、寮國坐熱氣球;在南極看罕見的飛碟雲;在亞馬遜釣食人魚;在加拉帕戈斯群島大吃龍蝦;在厄瓜多爾,蕩世界上最高的鞦韆……

▲在寮國,辛巴交到了一個法國朋友

 ▲這個女孩是辛巴在伊朗的庫爾德認識的,辛巴天天追著跟她聊天

一路玩,一路學習語言,去北極的時候說英語,去南美洲說西班牙語,他能和同齡的外國小孩無障礙交流也,發展出了超過20多個夢想,比如長大要開飛機、當保護動物的警察、當足球運動員、滑雪運動員、要做攝影師……

但辛巴最大的變化就是性格。

小的時候,還是爸爸抱媽媽親,但是在外面風餐露宿,經常5:00就起床,爬上幾個小時的山到一個懸崖邊,就為了看到太陽第一束光照在雪山上。經歷了旅途,他變得更開朗、樂觀、堅強。

▲辛巴和媽媽小豬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問我們,說環遊世界花了多少錢,你們家本身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

我很坦白地說,我跟太太也都出生在非常普通的家庭裡。我的收入主要來源於拍片、寫書,而我太太是一名工程師,我們一起積攢了好幾年的儲蓄。

去北極、南極的時候,一共花掉了90萬,大概只是上海的一個衛生間而已。回到國內的時候,大概也就剩下30萬,談不上很富裕,但是如果我們生活的欲望降低一些,它其實已經足夠維持日常的開銷。

▲老極選擇千島湖暫時定居,因為那裡有山有湖

▲在千島湖的日常:休息、劃船、享受大自然

從北極、南極回來之後,我們希望生活短暫地平靜下來,休息下來。

我們就搬到了杭州千島湖,那裡有山、有湖,有1000多個島,是我們都很喜歡的一個自然環境。每天日常很簡單,讀書、寫書、剪輯、劃船,把我們見到的一切,沉澱一下。

▲剛上一年級的辛巴,面對課業非常尷尬

辛巴進入到了小學一年級,他讀的學校是公辦小學,每天我花10分鐘送他走路去上學。

辛巴開始是有點懵的狀態,特別尷尬。他沒有上過幼到小的銜接班,上學之前都不會漢字。他整天說:「爸爸,為什麼拼音比英語、西班牙語還難學?」

一年級上半年,他是班級裡的倒數,但大概在一年級下半年,他的成績很快追趕上來了。我覺得辛巴的適應能力還是很強的。

大家其實都知道他有這樣非常炫酷的經歷。但我就告訴他,可以分享,但不能去炫耀,要用平常的心態去對待自己的生活。

 ▲辛巴和妹妹的感情很好

我們在杭州千島湖的時候,他媽媽懷上了妹妹。

辛巴每天看著媽媽的肚子,就說,爸爸,如果是個弟弟,我就給他起名字叫「徐功夫少林」,或者「徐功夫小子」,這樣可以跟我一起玩打架,學武術。如果是妹妹的話,我就可以背著她去旅行。

妹妹出生後,第一聲叫的不是爸爸媽媽,而是哥哥。辛巴是一個特別暖的哥哥,經常給妹妹換尿布,溫奶瓶,還有經常抱著她。

一兒一女對於我的生活來說,是一個很完美的狀態了。

▲從杭州驅車去大理的路上,辛巴在沿途拍照

疫情開始的第十五天,我們當時覺得它可能不會很快結束,所以一家人開著車,從杭州出發,一路開到了大理,決定到那裡定居。

來大理,是因為這裡有風花雪月、蒼山洱海,還有很多思想包容、寬鬆的朋友。我覺得孩子應該在自然環境特別好的地方成長。

▲大理的生活、玩法很多元,有音樂會、篝火晚會

我們以最快的速度租了房子,安排好了孩子的一切。現在,我們全家經常一起爬蒼山,在洱海裡劃船,去看各種植物、鳥類,晚上甚至有篝火晚會。

大理很多的玩法、生活、學習是以前在大城市所不能比擬或擁有的。

三年疫情的時間裡,我們家小孩沒上過網課,也沒隔離過。辛巴每天都開開心心地讀著自己的小學。

▲戶外日活動

辛巴在大理上的是創新學校,周一到周四是正常地上課,周五就是學校的戶外日、自然日。周六日,他就可以自己選擇愛好,比如漂流、騎馬、劃船、登山、學戲劇……辛巴在大理有了更多的施展空間。

在我看來無論是公辦、國際、創新,甚至是在家上學,都沒有完美的教育,適合自己的孩子和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我相信,小的時候,辛巴遇到的一切他所學習到東西,接觸到的東西,也許在他十八、九歲的時候變成所謂的可能性。

我們不能把他簡簡單單地就關到書本裡,關到學校裡,關到分數裡,那麼只有這一種可能。

▲辛巴在大理學騎馬

比如,他學騎馬,前幾次很開心,到5次之後,他可能就是興趣降低了,會開始找藉口,說天氣太熱了,打退堂鼓。

這個時候,我會介入,從心態上去寬慰他,行為上去支持他,陪他一起練騎馬。

作為父母,我想給他更多的環境和空間,讓他體驗他到底喜歡什麼。辛巴嘗試了很多很多事情之後,他的內驅力會促使他去努力。

▲辛巴到世界的第三極,青藏高原

辛巴經常看世界各地的地理、旅行紀錄片,我覺得,紀錄片是非常好的教育方式。而我也希望他能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8歲那年,他又突然間冒出了一個想法,想去看一看世界的第三極(聖母峰)。

當時,他已經讀小學三年級了,已經可以很敏銳地感受到世界的不同、文化的不同。

▲辛巴在出發之前,寫滿了去第三極想要達成的夢想

 ▲這趟旅行,妹妹和媽媽都沒去,變成了老極和辛巴父子二人的單獨旅行

我跟辛巴兩個人肩并肩坐在電腦前,做攻略。在出發之前,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寫了幾十個夢想,登山、漂流、騎馬、拍到雪豹、跟藏族的孩子賽馬、收集到幾種寶石……

當時因為妹妹太小,媽媽就沒有辦法跟著去,我跟辛巴第一次進行了父子之間單獨的旅行。出發前,辛巴和他妹妹依依不捨,眼淚流得跟暴風雨似的,一粒接著一粒。

▲這趟旅行途經了西藏、青海、雲南、四川,都是地勢險要的地方

▲找尋了許多高原的珍稀植物

我帶著他自駕8700公里,在西藏、青海、雲南、四川旅行了一大圈,攀登了雪山,漂流了大河,拍攝珍稀的野生動物雪豹,還去找尋了非常多美麗的高原的花花草草。

辛巴就像一個電池一樣,每天需要各種各樣的活動、運動去把電量消耗掉,不然他就來消耗我。

他從小到大一直在爬山,在喬治亞、在智利、在大理,經常爬山。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挑戰一座更大的雪山。

▲天沒亮,辛巴就開始攀登雪山

▲小小的辛巴因為攀登的艱辛,「猛男落淚」

第一站,我們到了雲南香格里拉,一個叫哈巴雪山的地方,海拔5396米。對於一個8歲的孩子來說,登雪山,確實是非常難的。

那天天氣特別差,下著雨,濃濃的霧。他爬得喘不上氣,體力消耗了很多。我們從凌晨就出發了,他實在走不動了,就對著我哭。

他哭的那一刻就是想到他的妹妹,他問我:爸爸如果我爬不上去,是不是不能跟媽媽在山頂視訊了?

▲登頂後,辛巴和媽媽、妹妹視訊

我說,是,但是我們可以下山,沒有問題,如果完不成,我們下次再來就好了。但是他看著雪山,把手又指向了山頂,說:「我要爬上去,登到頂之後,我要跟媽媽跟妹妹視訊。」

那一刻作為老父親,看到自己的孩子那麼棒的狀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山上。我真的很感動。

辛巴最印象深刻的是在珠穆朗瑪峰的腳下。那天正好是傍晚日照金山的那一幕,整座雪山潔白無瑕,他靜靜地坐在那裡看。他就一直在說好美啊,然後回頭看我。

我覺得,應該多帶孩子去看一些開闊的東西,讓孩子知道世界是如此精彩,世界是如此值得激情地努力地活下去。

▲辛巴跟隨河流探險家王冰漂流

▲辛巴在漂流中落水,一時非常驚險

隨著孩子的長大,我越來感受到自己的教育能力的不足,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有能量的人從精神和行為上去引領他。在這一路上,辛巴遇到許多優秀的、傑出的老師。

王冰,是河流探險家,從黃河的源頭劃了4000多公里到黃河的尾巴,他在.中.國.七八十條河流上劃船探險,並且從事生態環境的保護。辛巴在他的陪同下,進行漂流。

我們在漂流的時候,辛巴在大浪中..搏.鬥.,甚至翻了船。他說:「爸爸,我覺得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害怕之後還會堅持去做。」

▲辛巴跟隨奚志農拍攝野生動物

奚志農是.中.國.著名的野生動物攝影師,從事野外拍攝近四十年,先後拍攝滇金絲猴、藏羚羊等,這幾年一直在青海拍雪豹。他手把手教辛巴去拍野生動物,讓辛巴感受到森林之美,和生物的多樣性。

奚志農說:「今天的.中.國.,沒有人因為不能吃野生動物的肉,就會被餓死,沒有人,因為不穿動物皮毛,就會被凍死,所以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傷害野生動物。」

▲辛巴曾在世界各地見過不同的野生動物,保護它們成為辛巴的愿望

辛巴在全世界走過一圈,看過北極熊、大象、企鵝,他對奚志農這番話是很有感觸的。所以辛巴一直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拍攝野生動物,讓大家去保護它。

▲從小,辛巴就開始學習劃船

有人說,我經常帶著孩子去冒險。

但其實我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是探險,不是冒險。因為探險是非常科學的,有技術的準備。

比如這次的漂流,其實辛巴從5歲開始,就在學劃船、學游泳,他經歷過很多的帆船訓練。鏡頭外面,我和另外幾個叔叔作為救援的船,隨時距離他20、30米。即使翻船了,我們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拖上來。

登山,也是辛巴從2000米、3000米、4000米、5000米這樣,一路一路訓練上去的,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以前的登山、騎馬、漂流、滑雪,大部分都是我教的。其實第三極的旅行,是一個驗證,只是把他所學的東西爆發一次而已。

我很鼓勵孩子適當地去做一些探險,讓他的心理閥值更高更成熟。

▲辛巴在玩中學習,也在學習中玩

對現在的辛巴來說,我覺得學習和玩一樣重要。

成績,我們覺得中等就好。現在他還只是小學,這個階段,我們還是想他保持好奇心,保持驅動力。

因為我看到許多孩子在小學的階段,學習的熱情已經被消耗光了。光是成績單作為標準,有什麼用?我認為學習無處不在。

 從第三極回來,在他身上,第一個變化就是更加好奇了。

▲辛巴和藏族小朋友一起玩耍

在西藏,他見了藏族人長長的袖子,就喊扎西德勒,見到白族人穿著漂亮的服飾,能歌善舞,自己也跟著跳。

第二個,就是他更願意讀書了。第一次辛巴到沙漠的時候,手裡捧著一束沙子,風吹著沙子。他嘴裡念了一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讀書和行走,都是一起的。當你帶孩子確確實實地走到實地的時候,他對世界、書本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他看到東西越多,靈感就越多,思想就越豐富。

▲辛巴堅持下來的夢想,就是當攝影師

 ▲辛巴的攝影作品

之前提到,他有了幾十個夢想,但可能堅持下來的,就是當攝影師。他從3歲開始拍照。這次在青藏高原,自己能扛600的變焦鏡頭。他說以後,要成為一個攝影師,可以全世界邊玩邊拍。

我看到他就想起以前我和我的父親。我父親是一個小學地理老師,他沒去過那麼多地方,但我們家牆壁就是.中.國.地圖、世界地圖。

我小時候看到這些陌生的地方,就想著一定要走遍,像徐霞客一樣成為旅行家。世界上有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在每一個地方都留下的足跡,看這個世界的精彩的每一個瞬間。

可能我在辛巴心裡種下的種子,到哪一天,也會發出芽來。

 ▲老極和辛巴更像哥們

我覺得我跟辛巴更像是哥們,是同甘共苦的朋友。他經常會說:「我爸爸經常坑我。」其實我覺得蠻好的。

這一路上,我也犯過很多的錯,跟他也有過一些矛盾,但我錯了之後,會馬上跟他去討論,跟他道歉,他也能很平和地接受。

這讓我去思考我自己如何做一個好的爸爸。

▲在北極的時候,尋找了很久都沒見到北極熊,老極決定自己假裝成北極熊跟辛巴玩耍

‍▲老極和小豬一致認為:雞娃不如雞自己

今天很多教育裡面,父母一直希望孩子做好、優秀、獨特、與眾不同。

其實這些要求,更應該是要求我們自己。你活得漂亮,你完成你的夢想,你成為孩子的榜樣,孩子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他的內驅力會促使他變得更棒。

我過去愛獨自旅行,也愛極限運動。在2006年的時候,認識我的妻子小豬。我們興趣相投,三觀一致。我們之間的性格很互補,我的性格就像火山一樣,每天都是激情澎湃,她就像高原的湖泊一樣,靜靜的,不動如水。

我們一致認為,孩子應該接受戶外、運動的教育。

▲「當孩子感受到爸爸媽媽是一個成長型的人,他也會成長」

出發去北極、南極,我們的分工,特別簡單,我負責開車、扛大包、抱孩子等等,我太太她一般是負責拿著攝像機去記錄去拍攝。我們一起用自己的雙腳去走遍這個大千世界。

我和小豬都是第一次做爸爸媽媽,我們有什麼做不對的,願意去改變、去學習。當孩子感受到爸爸媽媽是一個成長型的人,他也會成長。

▲老極把8年的旅行、成長的經歷,拍成了一部電影

我把我們一家人在世界三極,旅行八年的教育和成長的經歷,製作成了一部電影,叫作 《陪你在全世界長大》。

這部紀錄電影,在國外也獲得了很多獎項。外國的評委他們都有一些偏見,覺得我們亞裔都是數理化的冠軍,一天到晚只知道死讀書的。

當他們看到辛巴去接觸自然,走向全世界的學習,他們會有一些感觸。

之後,辛巴有2個旅行夢想,一個是明年跟他師父奚志農,一起去可可西里拍攝藏羚羊繁衍和遷徙的畫面,一個是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我相信這個夢想很快會實現。

其實別人會問,怎樣才能像我們這樣去旅行?我覺得這事情特別簡單。以前我說我的座右銘是一息尚存,從吾所好。我現在喜歡簡單點說:有夢就去追,沒死就別停。

▲老極說,想讓大家看到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我不能說它是可複製的,這只是適合我們的選擇。但我希望更多家庭從這個真實的故事當中,找尋到生活與教育的更多可能。

如果你認同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話,那麼去任何一處,都可以讓山川河流成為孩子的老師………

如果你心裡有對孩子的愛和陪伴的話,那麼就在你家的旁邊,都是詩和遠方。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