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結婚我包一萬,第二天看到同學在群組裡發的消息,我默默退出了群組!

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孤兒寡母的很受鄰居們的排擠和瞧不起,所以從小我性格就很內向很孤僻,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上學的時候也是受人欺負的對象。

到了高中時代,我依然是個愛被同學捉弄欺負的人,懦弱的我從未想過去反擊,一直都是默默地承受著。同班的一個同學黃程,他見我受欺負每次都會站出來幫我,還告訴我男子漢不要像個小姑娘似的,要堅強要有男子氣。

 一來二去我跟他成為了朋友,也是我高中唯一的朋友,在他的幫助下我硬氣了許多,也由內向變成了外向。

大學後我們去到了不同的城市,雖然隔得遠,但是我們聯繫的次數還是很多的。高中的同學們弄了一個群,我和他都在其中,在群裡我比較活躍,以前不怎麼來往的同學我也開始熟絡起來。

 時間過得很快,畢業了也參加了工作,但我和黃程的聯繫一直沒斷。那天他打電話告訴我,讓我去參加他的婚禮,久未有動靜的同學群裡,滿滿的也都是討論著黃程結婚的事情,我們一起商定了去的時間。黃程結婚那天我是去的最晚的,高中的同學都到齊了。

圍坐在一起我有些尷尬,因為那個時候的我還是比較內向的,也沒有和他們經歷過什麼太多的活動,他們嘴裡有趣的事情我是一點也不清楚。黃程看出了我的尷尬,拉著我聊起我們那時候開心的事情。

中飯吃完,我去收禮金的那裡給黃程隨了一萬元的禮金,我覺得我和他的關係已經不只是朋友關係了,更多的像是兄弟一般,所以一萬也是理所應當的。下午時間高中同學都去外面聚會玩樂去了,我沒有伴而黃程也忙,和他說了一聲我就坐上了回家的車。

第二天我打開同學群,裡面有好多消息,我逐一的翻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說著黃程的事,還有一部分說到了我身上。

「他裝什麼裝,還10000,搞得像自己多有錢似的。」「人家有錢人家當然能裝了,你心裡酸什麼。」「我們都是2000,他一個人一萬,他把我們當成什麼了?」「還真沒看出來,上學的時候像個傻子一樣,現在居然還會玩這一手,真是牛逼哈。」「別說了,人還在群裡呢,聊些別的吧。」「在群裡又怎樣,這事是他做的,還怕別人說?」

我仔細問了一個這幾年聊得還比較好的一個高中同學,他告訴我就是因為我禮金給多了。他們都是商量好的,每人都是2000,結果我去了一萬,讓他們覺得很沒面子,所以就開始在群裡罵我責怪我。

聽了同學的解釋,我有些哭笑不得。接下來的消息我沒有再看,我默默地退出了群。這件事誰對誰錯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和黃程是同學交情,而我和黃程確實兄弟交情,這怎麼能相提並論?也許他們的那個圈子就不適合我,離開應該是一種對的選擇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