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評價十位NBA超級明星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改變了聯盟

由籃球迷編輯整理,評價十位NBA超級明星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改變了聯盟

隨著NBA的發展,聯盟中最偉大球員的武器庫也在發展。

本週早些時候,我闡述了與近十年前相比,聯盟正趨向於更多的自我創造投籃。這一趨勢可能受到幾個因素的影響——包括進攻籃板率下降,比賽節奏加快,更多的突破和更多的三分——但可以肯定地說,自我投籃的創造者們負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

聯盟範圍內的變化已經影響了這項運動的一些偉大的自主投籃創造者,即使他們自己的偉大幾乎沒有改變。自2013-14賽季以來,NBA一直在詳細追踪投籃數據。在過去的九年裡,我們看到一些偉大的球員改變了他們的投籃創造傾向,而另一些人則隨著他們的職業生涯展開而進步。

我挑選了十名球員來展現他們在自我創造投籃上的一些有趣的逐年變化。這些數字來自PBP Stats(除非另有說明),其中將自我創造投籃定義為持球人花費兩秒或者以上的時間進行準備之後進行的投籃,將“接球投籃”定義為準備時間不足兩秒的投籃。所以當我使用這些術語的時候,請記住它們在這裡的意思,因為並不是每一個真正的接球投籃都完全屬於它正確的類別。

下面每個球員的分類。

第一類:勒布朗-詹姆斯

勒布朗-詹姆斯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球員,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案例,因為他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得分手。在9年的NBA跟踪數據中,他也為三支需求和背景截然不同的球隊效力過。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雖然詹姆斯的球隊發生了改變,但他的大部分投籃選擇方式並沒有改變。在過去的五個賽季中,他大約有20%的投籃是自我創造的三分球。他有16%到20%的投籃屬於中距離投籃,從他回到克利夫蘭的第二年開始就是如此。然而,最近幾個賽季,他在兩個方面出現了顯著的變化。

在過去的兩年裡,詹姆斯上籃的頻率越來越低,這也導致了他在內線自我創造的投籃機會越來越少。兩年前,在當賽季冠軍洛杉磯湖人隊的常規賽中,他平均每場突破超過14.1次,到了2021-22賽季,這個數字下降到了每場8.7次。

相比之下,他的接球三分的出手次數越來越多,如下圖所示,數據來自PBP Stats:

詹姆斯並不是一個非常精準的投手,但他的命中率可以穩定在30%左右。你可以看到自從加入湖人後,他的進攻越來越依賴於接球三分。上個賽季,他近16.5%的投籃來自於接助攻三分球,比他在騎士隊的最後一個賽季高出一倍多。

這兩種趨勢是詹姆斯在與傷病和父子同隊的想法進行鬥爭時想要保護自己身體的結果嗎?還是因為湖人隊缺乏外線威脅?這太複雜了,我們無法在這裡給出答案,但這些問題是值得關注的,因為他已經進入了職業生涯的第20個年頭。

第二類:中距離大師——凱文-杜蘭特和克里斯-保羅

NBA就是三分和上籃,對吧?中距離已死…對嗎?

凱文-杜蘭特和克里斯-保羅想和你談談。我們知道他們繼續在中距離完成出手,驗光師和統計學家都會支持他們的投籃選擇。但令我驚訝的是,即使比賽的風格發生了變化,實際上杜蘭特和保羅比過去更頻繁地出現在這個區域。看看我做的這張圖表,顯示了兩人在10英尺以外創造兩分投籃機會的頻率:

杜蘭特去年近40%的投籃是自我創造的中距離投籃,他投出了50.4%的驚人命中率。保羅甚至更極端,他56.8%的投籃是自我創造的中距離投籃。他的命中率達到了驚人的54.2%。順便說一下,保羅那兩個低迷的賽季是他在休斯頓火箭隊的兩年裡打出的。我不認為這是巧合。

重點是,如果你習慣於在中距離進行自我創造投籃,那你絕對在如今的NBA有一席之地。看看我們接下來的兩位球員。

第三類:2016年新秀——布蘭登-英格拉姆和帕斯卡爾-西亞卡姆

這裡有一個小疑問:來自令人困惑的2016年NBA選秀的兩個最好的球員在追求最好的投籃選擇的時候,是如何從一個球員變成另一個球員的。我們可以看到,由於他們各自在球隊中扮演了主要的組織者的角色,布蘭登-英格拉姆和帕斯卡爾-西亞卡姆的自我創造中距離投籃的頻率大幅上升。這張表顯示了他們是如何更多地依靠自己創造的中距離投籃:

英格拉姆一直樂於在中距離完成自我創造投籃。作為新奧爾良鵜鶘隊的一員,他的身邊被外線和內線的天賦所包圍,作為一名中距離藝術家,他打開了更多的空間。在這些嘗試中,他的投籃命中率在45%左右,隨著他走向生涯巔峰,這樣的命中率是非常有希望保持的。英格拉姆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外線創造者,但這種天賦加上他初露頭角的組織能力預示著他作為一名側翼的光明前景。

西亞卡姆的成長更令人瞠目,儘管應該指出的是,他在自己的前兩個賽季中只是球隊中的角色球員。他現在超過四分之一的投籃是自己創造的中距離投籃,老實說,這可能還是低估了他。他的力量足夠他完成一些本應該在中距離完成的內線投籃。

儘管西亞卡姆不是像英格拉姆那樣的擁有爆炸得分能力的得分手,但他的成長是顯而易見的。儘管還沒有找到自己穩定的方式,但是他越來越會用他的方式靠近籃筐,在中距離完成乾拔跳投。當杜蘭特和德馬爾-德羅贊淡出聯盟的時候,這兩個人應該是取代他們成為中距離大師的候選人。

第四類:持續追踪的樣本——揚尼斯-阿德托昆博、布拉德利-比爾和吉米-巴特勒

這三個高水平得分手大約在球員跟踪時代剛開始的時候進入了聯盟。他們每個人都以獨特的方式將自己塑造成強大的自我創造得分手。

布拉德利-比爾在2012年NBA選秀中在第3順位被華盛頓奇才隊選中,並與約翰-沃爾搭檔後場。但隨著比爾的異軍突起和沃爾陷入傷病的糾纏,這名得分後衛從一個拉開空間的射手演變成一個充滿攻擊性的殺手。下面這張來自PBP Stats的圖表顯示了他是如何在距離籃筐10英尺的範圍內為自己創造更多投籃機會的:

比爾攻擊籃筐的頻率達到了他職業生涯的最高點,2021-22賽季是他第一次有超過30%的投籃是自己創造的籃筐附近的投籃。不幸的是,這也是他投籃命中率最低的時候,只有47.6%。

吉米-巴特勒的NBA生涯更加顛沛流離,在職業生涯的10個賽季中,他先後效力於芝加哥公牛隊、明尼蘇達森林狼隊、費城76人隊和邁阿密熱火隊。但是如果你看看他內線投籃頻率,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他是什麼時候來到邁阿密的:

2019年,巴特勒開始衝擊籃筐。他內線進攻的頻率幾乎是他2014-15拿到進步最快球員獎項賽季的兩倍。邁阿密熱火隊缺少能打快的球員。巴特勒的身體、運動能力,持球和被低估的手感都很適合這支球隊。

揚尼斯-阿德托昆博可能是這個名單上最有趣的名字,因為他在2013年15順位被雄鹿隊選中——這是實現球員追踪的第一年。在這段時間裡,他成為了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之一,同時贏得了一個冠軍和兩個MVP。但是,雖然他的得分和責任確實增加了,但他選擇自我創造投籃的頻率只在一個區間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2018年。

在2018年,就好像密爾沃基雄鹿隊的教練組說,“嗯,去吧,投三分,看看會發生什麼。”因此,阿德托昆博開始投籃了。這絕不是他比賽的一個重要武器,但如果他15%的投籃選擇是自我創造的三分球的三分,那在我看來就足夠有意義了。

大多數防守人仍然不尊重他的投籃,所以阿德托昆博有條不紊地投進了更多的遠投。稱這些投籃為“自我創造”有點誇張,因為他經常只是持球,慢慢出手。儘管如此,投三分球現在是他的最後幾個選擇之一,而且進步非常緩慢。

第五類:世界級的中鋒——喬爾-恩比德和尼古拉-約基奇

我花了大部分時間研究後衛和側翼球員上,而把當今NBA的兩個代表性的中鋒包括進來,感覺是也沒錯。出於明顯的原因,兩人都沒有在三分線外創造多少三分球機會,但他們都成為了離籃筐更近的自我創造投籃者:

尼古拉-約基奇和喬爾-恩比德是當今聯盟中兩個最多產的內線球員,然而他們的投籃卻傾向於不同的區域。約基奇在籃筐附近為自己創造了更高多的自我投籃機會,在嘗試了兩個賽季的中距離出手之後,他在上賽季減少了這個區域的出手頻率。

與此同時,恩比德作為一個創造者出現在中距離的位置。相比之下,他在內線的統治力沒有達到約基奇那樣的高度。

這兩位傑出的天才強調了這項研究更大的意義——一個關於NBA風格的簡單但必要的提醒。

沒有一種可以保證成功的秘密或比賽風格。運動員隨著他們的球隊、他們的身體和這項運動的趨勢而發展。像上面提到的這10個人一樣,最好的個人得分手知道如何利用對他們有用的東西。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